3.

  小波是小我兩屆的學妹,數學系。儘管唸的是理性到不行的科系,其實她的心十分柔軟,經常見她露出感性的表情或說出感性的話。

  一天中午,我帶著繪畫用具(包含不是很重的木頭架子)來到校園內最多情侶約會的地方,準備進行百繪夜行第十三題「同學或同學的同學或同學的同學的同學」的取材。「佈置」好整個繪畫環境後,我的視線便穿梭在一對對學生情侶上。但我不想畫情侶,因此右手的筆動也沒動一下。直到準備離開了,都還沒沾上一點顏料。

  隔天同一時間,我來到同樣的地方,同樣花十分鐘把所有工具就定位,然後枯坐一整個下午,畫紙仍然一片潔白。

  第三天,帶著沒吃完的便當,一面享用雞腿一面找尋,依然什麼題材都沒有。

  第四天,已經有人畫出了這道題目的第一張作品。一張垂直放置的乾淨紙面有兩個倒三角形的靛藍衣領,衣領之間有一道彎曲的橫槓,之下則是露出一部份的紅色領巾,紙的中央則是領巾垂下的兩條尾巴。

  這是什麼東西?副社長納悶地質問。那位同學說這是一件水手服,聽他這麼一說還滿像的,也頗有道理,只是怎麼看都覺得哪裡怪怪的。後來被社長稱讚表達手法獨特創意,然後就通過了。那位同學還很自豪地說,那是他妹學校的制服,他偷偷去衣櫃翻出來又偷偷放回去的,還不小心翻出自家妹妹的內衣,幸好沒讓她發現。

  不過我依然沒有任何進度。

  第五天,我想起那位同學的畫,開玩笑地考慮把整張紙都塗成藍色,加上一點衣服的陰影,以及必備的白色底槓,說是百摺裙其中一片布料算了。

  第六天,我聚精會神地,卻不是在作畫。而是附近樹下有對情侶激烈地擁吻,讓旁邊的人紛紛臉紅心跳。這可以畫成第三十四道題目「情侶」,不過我現在要畫的可是「同學或同學的同學或同學的同學的同學」。

  第七天,我邊用眼角餘光朝路過的人瞥幾眼,邊熟練地畫起許多蘋果。由上往下看的、由下往上仰視的、四十五度角的、倒下的……結果整個下午我就把紅色顏料用掉了一半。

  第八天,距離截稿日只剩兩天(每一題都有十天的期限,但其實可以超前進度,例如偉大的社長創下一天一張的紀錄,至今無人能破),我苦無靈感時,小波形單影隻地經過畫布前方。那一瞬間拍電影似的,畫面在我眼裡立刻放慢,她走路的每一個姿勢在腦海裡被我分解成一格一格的畫面,連接起來則是一串動畫。她擺幅適當的手臂、輕盈的腳步、飄逸的頭髮、發呆似的神情、輕眨的睫毛。

  第九天,我及時交稿,畫的便是小波走路的模樣。

  截稿後除了進行下一道題目,社長和副社長會進行挑選動作,選出這道題目畫得不賴的十張畫,標上題目及副標題(例如:「同學或同學的同學或同學的同學的同學──水手服」),掛在社團教室外的牆壁上。其中我的畫被取名為「同學或同學的同學或同學的同學的同學──妳要走去哪裡?」。然後,可能是小波偶然經過時看見的,她在某天我下課後來社團教室找我,質問我為什麼在沒有通知的情況下隨便畫她。不過話雖如此,她並沒有不悅,反而帶著興味。

  這天後,她變得像我們社團的社員似的,每三、四天就來拜訪一次,偶爾請大家喝喝飲料、給給繪圖建議,或充當臨時的pose模特兒。我畫了許多小波的畫像,有些拿去參加百繪夜行,有些畫完就算了,有些則受她喜愛,被她收藏起來。小波也同時是社長般的存在,經常心血來潮地給我一道題目指定我作畫。某一次她要我畫我作畫時手的模樣,這我真的沒辦法觀察或想像,只得請社員幫我拍下所有我畫畫時手的角度、握筆方式、指頭彎曲的弧度,將一張張相片拼揍起來,勉強畫出了幾可亂真的東西。那張圖被她拿去錶框,掛在宿舍牆上,說是與名畫「祈禱的手」一樣地偉大。

  大三下學期末,我因為太專注於百繪夜行與小波,而被教授二一──說二一只是好聽,我幾乎全部的課程都沒到及格,因此被迫暑修。得知此事的同一天,我和小波正式交往。

創作者介紹

藍又藍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