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關
此Blog開放天了。

目前分類:你看得見我嗎?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7.

  早上起床時,小和並不在身邊。

  叫我起床的是放在床頭的鬧鐘,冰冷又單調的聲音吵醒了我。我瞧瞧昏暗的房間,有點不明所以,幾秒後才發現小和不在。她事先設定好了鬧鐘,彷彿早就規劃好了今天不叫我起床。

  盥洗後,我讓陽光到房裡玩耍,穿好制服,背起書包,然後,手足無措地站在房間正中央。

  沒有人陪我講話了。

  這只是個直覺,卻真實得不得了。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6.

  感冒痊癒後的假日,我難得破例出門,小和顯得十分開心,頻頻問我要去哪裡。

  「美髮店。」我回答她。指指自己長得過眼的瀏海和及頸末的髮尾。

  轉學來時我的頭髮便以長得遮去眉毛與耳朵,我本來就不習慣留長髮,在鄉下我們可是剃平頭長大的。不過由於被變相排擠的緣故,我讓瀏海恣意生長,直到擋住視線。漸漸地,長頭髮令我有安全感,縮在只看得見自己的空間裡,外面的視線注意不到,我也不想撞見他們開心的臉龐,瀏海成了我與其他人之間的牆壁。

  然而那天打籃球時,瀏海反而被我嫌麻煩,流汗後整顆頭悶熱得可以,我才決定剪掉。

  「這樣很好,俐落一點,比較有人喜歡。」小和比我還迫不及待,用力把我推入美髮店,深怕我反悔似的。

  年輕的髮型師帶著審視的目光打量我又長又隨便的髮型,問我要怎麼剪。「短一點,看起來清爽就好。」她好像是剛操刀沒多久的新手,猶豫一下才下第一刀。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5.

  這天,天空忽然下起一場不大不小的雨。那天的教室感覺特別擁擠,下雨的緣故,無論何時大家都待在教室內,不想出去。

  可是我沒有。仍然在中午時如常在福利社買午餐,帶到頂樓享用。小和今天不在,她說要去家裡晃晃,中午後會回來。我記得她說她很少回家,大概是看見了什麼,觸景生情,突然很想念家人吧。

  真好啊,隨時都能回去。我卻不能隨意見到所懷念的人事。

  頂樓的地板濕濕的,我不在意地一屁股坐上去,頂著滿頭的雨水泰然自若地吃起紅豆麵包。甜甜的紅豆和著雨水的味道,說不出來的味覺感受。

  打開的牛奶也隨意放置,雨水開心地落入紙罐,潔白的牛奶被打得生了許多漣漪。牛奶裡也有雨的味道。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4.

  四月中的某一天,我晚起了,醒來時發覺已經八點多、第一堂課早就開始了。我一點也不著急,慢條斯理地起床盥洗,最後「碰」一聲地將自己重新摔上床。

  反正去了也是這樣過一天,乾脆不要去算了。直到現在都沒有導師或班長詢問的電話打來,班內的人看來根本不在乎我有沒有到校。

  爸媽也是。他們大概以為我早就出門了,連來房間探視都不做。我對爸媽的態度和對學校一樣,我與他們生疏極了,甚至認為要我與他們同住真是件多餘的事。在我眼裡,爸爸從來只關心公司下屬的狀況,媽媽在乎的只有自己的業績,我不是績效數字,他們瞧一眼都不會。對話也只有「今天在學校好嗎?」、「嗯。」,或「爸爸明天要加班,會晚點回來。」、「喔。」,這種無趣又不親密的內容。

  就這樣想著想著,迷迷糊糊又要睡著,突然間,一股力道狠狠揍上我的肚子!我立刻吃痛地跳起來,發現自己裝滿書的書包就躺在疼痛的地方。

  「還睡!快點準備去學校了!」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3.

  我看不見小和的身影,但我能知道她就在我身邊。

  早晨的時候,她會將窗簾與窗戶拉開,讓暖暖的陽光和乾爽的和風溜進房內,並叫我起床。空閒時陪我聊天,上課時要我專心,晚上幫我補習。中午大家開始併桌子吃飯時,只有我一個人帶著錢包離開教室,去福利社買麵包和牛奶,與小和一起到頂樓吃午餐。放學後則一起回家。看起來是單獨行走,然而我自己知道,我不是一個人了。

  小和是個健談開朗的女生。她的語氣會單純地反映她現下的心情。即使感覺很自言自語,且也不到多言的地步,我很喜歡和她說說話,只是一個「嗯」或「喔」都很用心回應。因為她是第一個找我攀談的人,我格外珍惜。

  她的個性很好相處,像水一樣,沒有固定的形狀。是那種「喂,你要喝可樂嗎?」、「不要。」、「好吧,不喝可樂。」的人。對我的事情不太固執,要就要,不要就算了,坦坦率率。她只關心我的人際關係,對我這種蹲在黑暗中的行為一點也不認同。

  但是我才不管這些。有一次想到,如果整個世界只剩下我與小和兩個人,自己大概也不覺得無趣吧。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2.

  某一天上課時,我因為前一天晚上看電視看得太晚了(雖然這麼說,但其實我根本沒融入劇情多少),而在課堂上打瞌睡。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不過醒來時教室空無一人,讓我嚇了一大跳,後來才發現這節是眾所喜愛的體育課。

  已經上課十五分鐘了,我在去與不去的二擇一題目間猶豫不決。後來,「去了也沒用吧,反正又沒有人會和我同一組」,我想道。於是就這麼理所當然地翹掉了體育課,並且為沒有人想叫醒的自己小小地自嘲了一番。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你看得見我嗎?


 1.

  今天也是一個人回家。

  我住的地方並不是偏僻遙遠,反而上、下學的路上能遇見許多同校甚至同班的同學,卻總是獨自行走。班上同學和自己擦身而過時也從不打招呼,一眼也不給地、兀自三三倆倆打鬧嬉戲,發出開心的笑聲。偶爾會有人察覺到我的孑然與沉默,竊竊私語一番後又回到原先的話題。獨自走下校前長長的坡道,夾在一群學生間橫越馬路,一些人停下來等公車、一些人轉往右手邊的補習街前進,剩下三分之一人數的「隊伍」繼續朝前走,最後在住宅區、市區等地作鳥獸散。每天都如此。儘管身旁充滿笑語,我連一絲笑容都擠不出來。

  很少人會在放學後直接回家。但我一直是少數之一。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