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關
此Blog開放天了。

瓢蟲的微積分 (1)

  今天第六節上微積分的時候默默地參與到了一個小插曲,都是課堂開始的時候我的座位被另一個同學佔走了的緣故。我當時只好隨便拖一張椅子跑去跟我的同學擠一張桌子,心裡還不停碎碎唸,因為那位同學搶走我的位置不說,居然是方便聊天的關係!如果認真算數的話的就算了,但他這樣隨便佔人家位置又大肆聊天地,臉皮真厚。

   話說回來,數學真是越來越難了。是不是太久沒受台灣數學洗禮的關係?雖說美國這邊讀的是原文書,題目還是平均上很簡單基本,現在上的微積分一定也比台灣上的簡單許多,但我已經掙扎地想把成績從A-拉到A掙扎很久了啊……現在,數學是除了美國歷史之外最想翹掉的課。不是討厭喔!是因為太難了,好挫折。

  昨天晚上因為世界歷史有一份雜誌作業要交,我從八點就開始忙著設計封面、目錄、內頁廣告之類的東西,一直到一點才結束,開始寫我文學課的作文跟英文課的演講稿,大概兩點多才去睡覺。對我而言凌晨兩點才睡很晚了,重點是我還是在沒寫數學跟生物功課的狀態下去睡覺,罪惡感一點也沒少。熬夜的結果就是今天精神不濟。雜誌作業平安地交出去了,有鬆口氣的感覺,可是一整天下來都渾渾噩噩地,很想睡覺。更不用說數學課是一貫地平板無聊了!一點算數學的心情都沒有。草草從我朋友的作業裡抄了兩題之後就開始聊天,而她則有一句沒一句地應著,一邊傳簡訊。

  大約是課堂過一半的時候吧!坐在同一組的Nick和Alina突然指著Nick的數學課本驚呼一聲!只見書頁上有一個不大的黑色半圓狀物體,穩穩地靠著頁面,待在那裡一動也不動。我和我朋友好奇地問「怎麼了」,他們則萬分興奮地說:

  「Ladybug!  It's a ladybug!」


瓢蟲與微積分 (2)   

  大家對於這個小小的訪客都很意外,因為我們的位置在教室的最角落,離關上的窗戶很遠,門也是緊閉的,這隻瓢蟲到底是哪裡來的啊?摸不著頭緒之際,Nick一副「這樣子我沒辦法寫功課啦」的模樣,用手指輕輕地戳戳瓢蟲的翅膀。只見把六隻小腳收進翅膀底下的小瓢蟲只隨著他手指的力道往旁邊歪了歪,仍就逕自待在那邊,在一道數學題目的最上面,閱讀顛倒的字似的。

  Nick接二連三地對著這個小東西東戳西捅地,想要把讓它爬到自己的手指上把它移走。而小瓢蟲被他的巨大手指打擾到,終於不甘願地用腳撐起自己的身體,不過沒有爬上Nick的指尖,反而往前走了五步,又默默地坐了下來。Nick見狀只好放棄,任它在書頁上待到它開心為止,翻書的動作變得溫柔許多。

  約莫五到十分鐘後吧!Nick一定得翻頁不可,因此他又開始戳姿勢未便的瓢蟲。這一次小瓢蟲一戳就起來了,還真的爬上Nick的手指,接著以飛快的速度沿著他的手臂一路爬到他的手肘處,「噗!」地,一下子張開翅膀飛走了!Nick被嚇了好一大跳,「哇啊」一聲立刻得到全班的注意。尷尬的五秒對視過後,他胡亂指著空氣,訥訥地:

  「La……Ladybug……」

  然而那隻小瓢蟲實在是太小了,一飛起來像穿上隱形斗篷似,跑得無影無蹤(順帶一提,也會這樣的蚊子最討厭了),於是完全沒人相信他。Nick在老師玩笑的諷刺結束後自己很委屈地繼續算數了。課本翻了一頁,但似乎小瓢蟲在書頁上壓出來的小小痕跡還在似地,我們也「還在似地」將這個小小的邂逅掛在心上。

  對了,那隻小瓢蟲後來在溫暖的燈管附近待了一會兒後又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希望牠有一天能有機會重歸大自然,畢竟一個數學教室的氣氛就是很尷尬,「唉!數學……」的這種尷尬,不過,或許牠很喜歡數學也說不定喔?

瓢蟲的微積分 (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赦 的頭像
藍赦

藍又藍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