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Says Remorse  


  我剩下六十天了。

  六十天後就是申請大學時要用的SAT考試。其實也不是確確實實地六十天,只不過兩個月也大概這種數字。六十天過後我的高一生活也就結束了,感覺一點也不踏實。這一整年我到底做了什麼事?進步了多大、又進步了什麼?付出了什麼努力?又後悔了幾次?這兩個星期時常有當頭棒喝的感覺,每一棒都告訴我:「這一整年都被妳浪費掉了。」我沒有印象在台灣時時間的速度是這麼迅速的,或許是因為在台灣時擁有的正常生活比較忙碌,而美國對待外國學生的方式讓我們像在唸小學一樣過了一年又一年。我後來才想起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但是高中不該是這樣的。

  很多次我問自己為什麼要來美國,來美國變成一個外國學生,沒有正常的高中課程,也沒有很踏實的路給我走向很踏實的未來。並不是說美國不踏實,而是美國的機會太多,不確定的因素也太多,再加上語言、文化的問題,或許是處於轉變的過渡期的緣故,時常有不知道該往哪裡走的錯覺。我浪費了一整個學期,說好聽一點是讓自己的步調跟上美國的節奏,說難聽一點只是太懶惰而已。這個學期被我浪費了三個月,到後來或許是誰看不過去了,找了很多機會讓我被臭罵好幾頓,我才恍然大悟。誰的錯都不是,是我自己的錯。

  我後悔了很久。後悔為什麼自己沒有早一點點看清楚我的立場,後悔為什麼自己沒有早一點點認識現實的殘酷,後悔為什麼自己一直抱持「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態度。都是「時間」。千錯萬錯,我是偏偏錯在了「時間」這種無法回頭的事情上,而一錯就錯了許久,現在,我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了啊!儘管伯父告訴我:「現在改變還來得及。絕對來得及。」但是我卻沒有一個底,努力了,從伯父的態度裡又看出自己根本沒什麼變化的事實。

  前幾天我從同學那裡得知我們英文課(ELD 2)的學生有兩個被升上ELD 3了。ELD 3對我們而言跟regular學生的課程根本相差不遠,再加上如果只是九年級,根本就能算是正常學校生活了。我自認英文程度不輸他們,班上也有許多並駕齊驅的學生,但為什麼只有他們兩個九年級的學弟能夠被升上去?我嫉妒死了,也覺得好挫折。我十年級了喔!卻連「正常」的課都沒修到兩個。另一個以前也在ELD課程裡的學姐跟我說,她九年級的時候也在ELD 2裡面,但是寫作課上的是正常課程,十年級學校便讓她跳過ELD 3。我不知道學校是怎麼想的,那個學姐的英文很好也是事實,但是對我而言這根本就是一個巴掌。妹妹明年升上九年級也會在ELD 2、十年級在ELD 3、十一年級就能正常選修課了,這又是另一個巴掌。很痛。

  我感覺每個人的未來都比我的還要光明燦爛,而我還陷在泥沼裡面動彈不得。這些巴掌甩得很殘忍,而我只能拚命祈禱,「上帝是殘忍的。然而殘忍的掌心裡握著的仍是一拳溫柔」。每個人都說,上帝不會給你你想要的,祂只會給你你需要的。我只好祈禱我現在擁有的真的全都是我需要的,然後繼續前進。我喜歡美國,我想要在美國升學,我不認為回去台灣會有任何好處(學業上啦、學業上),當初來美國的目的不是為了忍受這些後悔的,但是來了的代價就是經歷過這些後悔,然後重新振作。

  我還有六十天。台灣的基測還有四、五十天。大家一起祈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赦 的頭像
藍赦

藍又藍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