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關
此Blog開放天了。


  很久很久以前,每個人的世界都只有單獨一顆心;
  ↑很久很久以前,每個人的世界都只有單獨一顆心;


  所以說,我越來越喜歡我男朋友了哈哈哈哈哈。雖然我們兩個都不是常常撒嬌的人、互動模式跟先前也沒什麼兩樣、更不會軟著聲調跟對方講話、好像也還沒培養出什麼會心一笑的小默契,但是B同學有些小習慣真的好可愛哈哈!常常提醒自己,要覺得自己很幸運可以遇到這麼重要的人,也常常提醒自己不要重蹈覆轍過去的錯誤;常常提醒自己與那些快樂的時光比起來,如果覺得悲傷的話就太任性了;常常提醒自己很多很多事情,謹慎地前進,然後希望可以一直維持這種不疾不徐的步調與心情。

  之前B同學問過我是什麼時候喜歡上他的,他問是不是情人節那天開始,我跟他說是一月份的時候,後來才發現我說錯了,是二月初才對。那個星期學校有個「Powder Puff」的活動,簡單來說就是「Flag Football」(一種非暴力式的美式足球,我們現在體育課也在上這個,是我的最恨)的年級對抗賽,不過是女生下場打球、男生組成啦啦隊加油。這時候就覺得美國真是什麼遊戲都有,而且玩什麼都很high。那個星期原先總是人擠人的中庭格外冷清,因為大家都跑去操場看比賽了,只有Cafeteria裡面如常地聚集不同國籍的外國學生。

  那個星期也正好我一個韓國好朋友因為她爸爸難得從韓國來美國探訪他們,跑去迪士尼樂園玩了,中午落得沒人陪我吃午餐的清閒,對跟她一起去的社團也興致缺缺。我記得那天是星期四,我一個人無聊地往中庭走。由於星期四是單數課表,每堂課的長度變八十分鐘,只需要上單數節的課,很多沒有第七節的人中午就回家了,再加上球賽的緣故,中庭幾乎沒什麼人。我正想著說不定她們一起出去吃飯還是回家了,才要打算到時候一個人要做什麼的時候,抬頭看見B同學坐在矮圍牆上,看到我開心地揮手。

  之後回想起來覺得大概就是那個時候吧!覺得我好像喜歡上這個傢伙了。那天我們就坐在圍牆上,面對沒有人的廣場,因為英文太遜所以用中文聊著我最愛最愛最愛最愛的流浪貓Neko,平靜地度過了一個中午。那時候還只是模糊地想著,喜歡這傢伙應該會滿快樂的吧。


  很久很久過後,每個人的世界裡面的心遇到了別人的世界裡面的心,於是「一顆」成了過去的一刻;
   ↑很久很久以後,每個人世界裡的心遇見了別人世界裡的心,於是「一顆」成了過去的一刻;


  那個星期之後的一個星期四(又是星期四),我們數學課考了一個小考,內容什麼的我忘得差不多了,只知道考試的時候整整八十分鐘我都處在一種快哭出來的心情裡。儘管以前在台灣面對考卷(尤其是物理、化學什麼的,現在想起還是會怕)也常常覺得絕望,面對在美國這種挫折卻是連站都站不起來。我不是不會算喔!算式、圖片、數字,全部都看得懂,就是那串英文題目每個都有看沒有懂。在台灣是看得懂題目但不知道怎麼算答案,這樣就算了;在美國是知道怎麼算但不知道題目在問什麼,這種時候感覺自己像笨蛋一樣。我不是第一次覺得「幹什麼來美國累死自己」,卻是第一次覺得「是不是真的不應該來美國」。

  考完試後我一直很低潮,花了一整堂Tutorial(輔導課)把數學課本從頭讀到考試的章節,每個不懂的字都把中文查出來。考卷有寫完是有寫完,不過不及格的預感一直揮之不去。第三節物理課老師在台上講的東西我一個字也沒聽進去(現在回想起來那天上了些什麼我還是完全不記得,真糟糕),然後就這樣滿臉大便地來到Brunch(早上的十五分鐘下課)。

  我和B同學一月開始養成了Brunch時待在一起的默契,兩個人就花十五分鐘坐在校園某處的長椅上聊天,多半是他講各式各樣的事情,而笑點超低的我就從頭笑到尾,上課鐘敲響再一起走到校園的另一端,在我第四節的教室外分手。原先那天我沒有打算要「赴約」的,想說自己心情低落就算了,不要把別人也扯下水,對人家不公平、自己也太任性。結果跟Liza邊聊天(說聊天只是好聽,我根本只是適當地「嗯」跟「喔」而已)就邊走到那個長椅,Liza跑去找她的朋友,我就只好在那邊坐了下來。過了幾分鐘B同學就出現了,連讓我隱瞞心事的機會都不給,一下子就發現:

  「You look sad.」

  我只好苦笑。苦笑完了開始掙扎要不要告訴他。他問我「What happened?」,很溫柔的聲線,我第一次聽見他用這種語調說話,不自覺就坦白了。我是沒有哭啦!因為還不確定到底會不會及格。只是覺得成績一定爛到不行。看到我這麼傷心他也沒跟我開玩笑,說了很多鼓勵的話,我沒有看他,自顧自地把臉埋在膝蓋中間。我第一次跟他撒嬌是那個時候。他知道我脖子怕癢,便伸手過來捏了兩下,我是低潮到連癢都不怕了,只是抓住他的手。我也不知道我抓他手幹麻,只是下意識地就這麼做了。因為垂著頭的關係除了自己的牛仔褲之外什麼都看不到,我不知道B同學實際上做了什麼,我只感覺他好像靠了過來,因為背部暖暖的。

  我自己是完全不會安慰別人的那種很糟糕的人,以前只要遇到朋友低潮期,總是尷尬地拍拍人家的肩膀,然後把那個人丟給比較會安慰人的另一個朋友。後來我覺得一直耍任性也不行,就坐起來。B同學坐在我旁邊,輕鬆地講了笑話,大概是感染了那份輕鬆,我默默地笑了出來。後來的整節下課就在他的笑話底下度過了,鐘響的時候我笑到肚子超痛,幾乎忘了數學考試這回事。是那個時候我覺得我真的喜歡上這個傢伙了。

  三天過後的情人節他跟我告白,我花了整堂第三節猶豫這件事。儘管對他而言可能他喜歡我很久了,但對我來說從發現到確定只有一個星期左右。好快。太快了。但是想想偶爾冒險一下有什麼關係?我經常覺得這趟來美國遺失了許多珍貴的東西,也經常覺得這趟來美國很多很棒的朋友十分幸運。決定把這些事情寫出來不是單純地想要放閃光閃瞎大家(這只是目的的一部分謝謝),而是想要提醒自己要握緊現在握住的手,然後跟那時候猶豫不決的自己說我現在覺得很慶幸做了這個衝動的決定。

  總而言之這勉勉強強算是我的愛情故事……吧。最後解釋一下「Meh」是最近發現的B同學的可愛小習慣哈哈。好像跟我們說「ㄌㄧㄝ」的意思一樣,發音是「咩」,超可愛的我的天啊!X-)


  而一刻是人覺得,「做了這個決定真是太好了」的時候。
  ↑而一刻是人覺得,「做了這個決定真是太好了」的時候。

創作者介紹

藍又藍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24
  • 唷,藍色(誰)妳這個小王八蛋(罵誰)
  • 二四!!!!!!!!!!!!!!!!!!!!!!!!!!!!!!!!
    好久沒見!!!久到我思考了三秒「24是哪位」(欸)

    藍赦 於 2011/03/07 05:16 回覆

  • 悄悄話
  • 24
  • 妳有沒有噗浪或MSN啊XDDD

    都快失聯了XDD
  • 我有Facebook……
    好啦我有MSN可是我很少跟別人聊天。要嗎?:-P

    藍赦 於 2011/03/15 07:47 回覆

  • 24
  • 妳男朋友不會吃醋的話就給我吧XDDDDDDDDD
  • XDDDD
    我男朋友不用MSN的啦哈哈XDDDD

    kazino00@pixnet.net

    藍赦 於 2011/03/16 07:52 回覆

  • 悄悄話
  • 24
  • 藍色有夠笨的,那是妳的blog!!
  • 二四有夠笨的!那是我的信箱!(重點錯)
    我用這裡的帳號當成MSN的帳號啦XD

    藍赦 於 2011/03/19 07:41 回覆

  • Situ
  • 看到很久很久以後這四個字忍不住笑了。
  • 哈哈,你沒講我還沒發現耶XD

    藍赦 於 2011/04/10 08: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