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這天,天空忽然下起一場不大不小的雨。那天的教室感覺特別擁擠,下雨的緣故,無論何時大家都待在教室內,不想出去。

  可是我沒有。仍然在中午時如常在福利社買午餐,帶到頂樓享用。小和今天不在,她說要去家裡晃晃,中午後會回來。我記得她說她很少回家,大概是看見了什麼,觸景生情,突然很想念家人吧。

  真好啊,隨時都能回去。我卻不能隨意見到所懷念的人事。

  頂樓的地板濕濕的,我不在意地一屁股坐上去,頂著滿頭的雨水泰然自若地吃起紅豆麵包。甜甜的紅豆和著雨水的味道,說不出來的味覺感受。

  打開的牛奶也隨意放置,雨水開心地落入紙罐,潔白的牛奶被打得生了許多漣漪。牛奶裡也有雨的味道。
  空了的塑膠袋丟在地上,被雨擊得貼著地面爬不起來,還不時發出「啪、啪、啪」的哀嚎聲。我不知道自己靠著欄杆坐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全身差不多都溼透了。才想著乾脆直接在這裡睡覺時,小和怒氣沖沖地跑了過來,以格外強大的力量把我從地板上硬生生拉起,又用力一推!

  我撞上後方的鐵網欄,感到一陣莫名其妙,雨裡傳來她劈哩啪啦的一串怒罵:

  「你在做什麼!下雨了就要乖乖待在教室裡啊!還跑來這裡淋雨!你以為現在天氣晴朗嗎?你看,都淋濕成這樣了,會感冒的,你到底在想什麼?」

  她扯著我的衣服把我拉下頂樓,經過數不清的廊道與階梯,與我擦身而過的學生看見我剛從游泳池爬出來一般的模樣不約而同地瞠目結舌。小和帶我到醫護室來,推了我肩頭一把,要我附誦她的話。

  「抱歉,我淋濕了,能借我一套替換的衣服嗎?」

  我以平板到不行的語調唸出這段話。

  醫護人員見我的模樣,和小和一樣說著「這樣會感冒的。」的話,塞給我一支筆要我在牆上的紙張登記我的資料,自己跑到休息室內翻找我能穿的衣服。我拿著筆站在紙張前,填了班級、姓名後,對著學號那欄發呆。我的學號是什麼?低頭瞧瞧左胸,那裡空白一片,什麼也沒繡。於是我在班級後方補了座號,反正我又不會一借不還。

  她拿了一套有點舊的運動服讓我穿,還周到地遞給我一雙襪子和有點灰髒的室內鞋。我把換下的濕衣服、襪子和鞋子放進她給的垃圾袋裡,穿好衣服,借了吹風機把頭髮吹乾後,整個人輕鬆許多。

  結果不出意料地,下午我整個人昏昏沉沉地,腦袋一片渾沌,又被小和拉去醫護室一次,量出三十九點三度的體溫後立刻被送回家休息。完全被小和料重了。晚餐後媽媽帶我去附近的診所看診,是淋雨導致感冒。

  翌日,爸媽難得踏入我的房間,一人一句「爸幫你請假了。」、「要幫你煮稀飯嗎?」,我虛應幾聲,把頭蒙在被子裡無聲地對他們下逐客令。

  我的身體不舒服得要死,明明吃過藥了,頭彷彿被灌鉛一般,連抬起都覺得頭痛,只能渾身無力地躺在床上。我想聽音樂,聽小和最喜歡的蕭邦彈琴,或有點輕快的巴哈也可以,但小和似乎不在房內,我感覺不到她的氣息,也沒聽見她的聲音。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燒好像有點退了,即使仍有點頭暈。我緩慢地從床上坐起,依稀聽見從樓下廚房傳來的動靜。是媽媽嗎?不對,她不可能留在家裡照顧我而不去上班。我撐著牆,移動沉重的身體來到樓下,直通玄關的走廊讓我看見玄關有兩雙室內拖鞋。媽媽果然早就出門了。

  那,是誰在廚房?

  才要往廚房走去,客廳裡的電話就響了,因此我轉往客廳前進,拿起話筒,靠著牆,發出含糊不清的「喂?」。

  「洋平嗎?我是奶奶。你感覺怎麼樣?燒退了嗎?」

  奶奶慈藹的聲音一傳入耳裡,眼前立刻一片氤氳。

  好懷念!甚至可以聽見奶奶身後電視機的聲音,播著爺爺最愛看的鄉土劇,好令人妄想奔去的光景啊。

  我抑住哽咽的嗓音,平靜地回話:「嗯。好像退了。」

  「要好好休息啊。我和你爺爺一聽你感冒了,擔心得不得了。但看來是沒事了。」

  啊,奶奶擔憂的語氣使視線更模糊了。

  我眨去眼底的溫熱。

  「我沒事,吃藥後好多了。」

  奶奶,我好想你。我想回去鄉下生活,想回去那裡的學校讀書,想再和大家一起打球,想再觸碰一次田裡濕潤的土壤。懷念那裡藍得可以的天空和四處的流浪狗,比起大房子,我更喜歡又窄又小的客廳。電視機雖然吵得我沒辦法專心寫功課,可是在我耳裡也如同天籟。那輛被我摔爛的腳踏車還在嗎?我的房間呢?該不會已經堆滿了東西了吧。那些傢伙有沒有忘記我?到底追到暗戀的女孩子了沒呀?

  這些任性的話我都沒有說,只一個勁地回答奶奶的問題,其餘的字句全梗在喉嚨裡,然後悄悄滑下。

  「在那裡還好嗎?習不習慣?」

  「……還好,班級很融洽,大家的感情都……都很好……」

  我對奶奶撒了第一個謊。第一顆溫熱的淚珠也應聲滾落。

  我將話筒拿離嘴邊,忍下喉間的聲音,悶悶地哭。

  「是嗎?那就好。洋平,奶奶知道你和爸爸、媽媽很生疏,但偶爾也對他們撒撒嬌吧。他們一直都很努力啊。奶奶會知道你感冒,也是他們打電話過來的……」

  奶奶說了最後一句話,但我沒有認真聽,因為我已經把話筒拿得很遠很遠了,怕讓奶奶聽見自己藏不住的哭泣。

  奶奶收線的那一剎那,話筒自我手中落下,摔到小茶几上。我靠著牆緩緩滑下,從死命忍住直到放聲痛哭,狼狽極了。小和這時來到我身邊,緊挨著我坐下,右手攬過我的頭,按在她的肩窩上,並輕輕拍著我的手臂。我感到一股溫熱,是小和的體溫吧?這種形狀的安慰一波波探入我內心深處,使我像個孩子般哭得淅瀝嘩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赦 的頭像
藍赦

藍又藍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