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關
此Blog開放天了。

3.

  我看不見小和的身影,但我能知道她就在我身邊。

  早晨的時候,她會將窗簾與窗戶拉開,讓暖暖的陽光和乾爽的和風溜進房內,並叫我起床。空閒時陪我聊天,上課時要我專心,晚上幫我補習。中午大家開始併桌子吃飯時,只有我一個人帶著錢包離開教室,去福利社買麵包和牛奶,與小和一起到頂樓吃午餐。放學後則一起回家。看起來是單獨行走,然而我自己知道,我不是一個人了。

  小和是個健談開朗的女生。她的語氣會單純地反映她現下的心情。即使感覺很自言自語,且也不到多言的地步,我很喜歡和她說說話,只是一個「嗯」或「喔」都很用心回應。因為她是第一個找我攀談的人,我格外珍惜。

  她的個性很好相處,像水一樣,沒有固定的形狀。是那種「喂,你要喝可樂嗎?」、「不要。」、「好吧,不喝可樂。」的人。對我的事情不太固執,要就要,不要就算了,坦坦率率。她只關心我的人際關係,對我這種蹲在黑暗中的行為一點也不認同。

  但是我才不管這些。有一次想到,如果整個世界只剩下我與小和兩個人,自己大概也不覺得無趣吧。
  有小和在身邊,什麼都覺得好玩。

  有一次她講了一個無聊的笑話,我早就聽過了,卻仍哈哈大笑,而且真的覺得有趣。另一天回家的路上,她以驚喜的語調告訴我,路邊的水泥縫生了朵小白花,我們兩人便蹲在那研究那朵開得燦美的花很久。明明那種光景多如繁星,當時的我居然深深地覺得感動。

  在空無一人的家裡,躺在床上不知該做什麼般地凝視單調的天花板時,那種只有自己得空虛感覺一掃而空,因為小和在外頭走動的聲響碰碰碰地傳了進來,由遠到近,不注意時,書桌上就擺了一碗香噴噴的麵食,放在我最討厭的數學課本上。或是看書看到一半,身後突然傳來一陣古典音樂流暢的琴聲。我從來就受不了這類氣質的音樂,然而切掉後,小和還是會固執地播放著那片她最愛的CD。一個人坐在床上(從微微陷下的床沿得知的),跟著旋律有一句沒一句地哼唱。漸漸地,我習慣了那樣的音樂,也幾乎接受了。

  我們的習慣有很大的不同。她喜歡乾淨、整潔的環境,我則認為過得了生活就好。於是形成一種模式:地上亂成一團的衣服會突然整齊地堆疊在洗衣籃裡,有時甚至直接按下洗衣機。我是在媽媽一天晚餐時提到知道的。她順口說了句「媽不在時你都自己打理家務啊?」,我才猛然驚覺那些燙過的平整制服、定期替換的床單被套、潔白的球鞋全都是小和的傑作。

  偶爾她也會向我作一些無傷大雅的惡作劇。例如把兩雙鞋的鞋帶打在一起,不知覺地我穿上了,一步路都還沒走到就跌成一團。或把糖罐藏起來,讓我被迫喝苦得要命的綠茶。最過分的一次是把我的筆袋藏在班上同學的抽屜裡。我知道她想藉此讓我與他們說說話,但是一見到他們的臉,我半個字也吐不出來,只能尷尬地點頭或搖頭,做些若有似無的回應。於是我隔天便第一個到校,在位置的主人到校之前先取走自己的筆袋。儘管她會對我生悶氣一會兒,我還是寧可這麼做。

  小和雖然現在和我在一起了,仍會不斷地詢問擦身而過的路人「你看的見我嗎?」,多半得不到回應,卻鍥而不捨。我曾問過她為什麼會找上我,她半開玩笑地說著「嗯──是為什麼呢?」,最後這麼回答:

  「洋平看起來沒有表面上那麼陰沉啊。沒有人一生下來就如此,你不過是遲遲不放晴的天氣罷了。」

  說這句話時,她的語氣聽起來有點哀傷。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小和時常不經意地觸動我的心弦,就如小貓輕悄悄地挨過來,帶著幸福的神情摩蹭自己的手那樣,令我有泫然欲泣的感動。

創作者介紹

藍又藍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