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關
此Blog開放天了。

2.

  某一天上課時,我因為前一天晚上看電視看得太晚了(雖然這麼說,但其實我根本沒融入劇情多少),而在課堂上打瞌睡。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不過醒來時教室空無一人,讓我嚇了一大跳,後來才發現這節是眾所喜愛的體育課。

  已經上課十五分鐘了,我在去與不去的二擇一題目間猶豫不決。後來,「去了也沒用吧,反正又沒有人會和我同一組」,我想道。於是就這麼理所當然地翹掉了體育課,並且為沒有人想叫醒的自己小小地自嘲了一番。

  這堂體育課似乎要打籃球。我很喜歡籃球的。以前常和那群朋友到空地上不很標準的籃球場鬥牛,還存了好幾個月的零用錢買了一雙稱得上不賴的籃球鞋。我最喜歡的漫畫就是《灌籃高手》,但我當然不會把櫻木花道當成偶像,我們全都喜歡流川楓,並信仰著「籃球把妹」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當時決定懷抱一輩子的夢想就是穿著正式球裝,在地板擦得光亮的體育場裡打球,並且跑步煞車時還會發出「嘰──」的聲音。我們的球場在跑步時只會有「咚、咚、咚」的聲響和數不盡的塵土,這就是夢想單純又可笑的緣故。

  上課時分的學校很安靜,尤其教室靠近操場,那邊的動靜聽得一清二楚。我忍住想打球的慾望,因為去了也找不到同伴。於是我只是在腦海中想像自己眼前有個魁武高大的對手,長長的雙臂阻擋我投籃的曲線。我運著球,雙眼緊盯那人的動作,像流川楓一樣作出完美的假動作後甩開對手,兩步跳躍上籃,得分!

  然而在我腦海裡十分帥氣的動作與場景在旁人眼裡一定非常愚蠢。一個人手上下拍著空氣,跳舞般旋身又跳躍,怎麼樣都不太正常。

  放下舉在空中的手臂,我「呿」了一聲。反正我就只能自己一個人進行著這麼無聊的想像遊戲。無聊到自暴自棄了起來。

  我就是在這時候聽見她細如蚊子的聲音。

  我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畢竟在這空無一人的教室裡只有我一個人在。那個女生的聲音先是怯懦懦的,後來壯大膽子般以比正常音量小一點的大小說話,近在咫呎的聲音令我嚇了一跳。左看右盼,一個人影都沒瞧見,但那個女生的聲音真的就在眼前。

  「請問,你看得見我嗎?」

  她清晰的咬字再度響起,我開始思索幻聽的可能性有多大,並將視線四處擺放,試圖找出聲音來源處。不過在我還未釐清頭緒的時候,她又問了一次:

  「請問,你看得見我嗎?」

  不由自主地,與爸媽共進晚餐時都很少張開說話的嘴忍不住反問:

  「妳是誰?」

  啊,還真是好久不見的聲音。喉嚨震動發聲的感覺好久沒有了。才剛說完,我就陷入了一陣莫名其妙的懷念裡。

  「你看得見我嗎?我在這裡,在你的右手邊。」

  她的聲音裡夾帶著些許急切,彷彿在汪洋中抓到一根浮木般。

  但是往右看,什麼都沒有。

  「我看不見妳,但是我能聽見妳。妳是誰?」我凝望著正右方的空氣,朝那邊問道。忍不住又以旁觀者的角度想像了一次。這樣的我看起來像自言自語的神經病。

  「我的名字叫汪和,和平的和,你可以叫我小和。我也曾經是這所學校的學生,但我在去年的秋天自殺身亡了。」

  她以平靜的語調說出以上這番話,令我頓時有種腦袋打結的感覺。是我太久沒與人打交道了嗎?疑惑之中,我發出「啊?」的愚蠢的單音。在整人嗎?該不會班上的人事先錄好了聲音,讓我一個人像笨蛋一樣與錄音機進行對話吧?

  我不禁天馬行空地猜測,但一一被自己反駁了。班內同學對我根本視而不見,以這種方式整我對他們而言太大費周章了。

  我不是不知道自己在那些人的眼裡是什麼樣的人。自閉、陰沉、像塊無趣的石頭,連我的八卦都不想猜測,向我惡作劇的念頭就算只是想想也嫌麻煩。我就是這麼一個人。

  「妳是怎麼死的?」

  於是,我勉強相信了她的話,並直覺性的問道。

  但這是個失禮的問題。問完了馬上後悔,深深覺得自己果然還是閉嘴的好。不過那個女生沒有生氣,淡然地說道,「我現在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我向她道歉,她說沒關係。看來是個脾氣不錯的人。

  思及此,我爲了自己這個念頭感到訝異。不知不覺間,我已經全然相信她的話,而不是抱持半信半疑的態度。

  「我一個人在這裡很久了。大部分的時間在校園裡,偶爾也會出去走走,不過很少回家,因為回家會難過。」她自顧自地說著,「我一直相信一定可以找到一個人當作自己的朋友,在亂晃的同時,有時候會向想跟他作朋友的人,問他看不看得到我。畢竟要能溝通才能成為朋友啊。」

  所以,她的意思是想和我作朋友嗎?真不可思議。她是我來到這個城市之後,第一個這麼想的人。

  「不過大部分的人都看不到我。雖然我已經習慣一個人了,但深深討厭著這樣孤單的自己。因此,得知你可以聽得見我的聲音時,我高興得幾乎要哭了。」

  她的語氣裡有滿滿的開心。我因為從不知道自己也能使別人如此,而陷入一片半迷惘、半驚異的狀態裡。在過去我時常開朗地笑,但來這之後幾乎沒笑過了,這樣的我居然也能帶給別人快樂……嗎?

  更令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我竟然也因為她的出現而感到一點點的高興,還立刻接受了形似幽靈的她。

創作者介紹

藍又藍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曹小孩
  • 真不虧是Blue!!
    寫的真好
    想繼續看續作:))
  • O_<

    藍赦 於 2010/12/12 08:00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