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大學外夜景

  ↑在南華文學殺手營第一夜拍到的夜景。已經忘了白天的那裡是什麼樣的景象了,不過晚上的電風扇涼涼的,頭髮涼涼的,相機涼涼的,夜景也涼涼的。


  忘記誰說過一句話:反正日子就是不停地在變化。其實現在想來好像也沒錯,今年經歷了好多變化:告別初中、獨自遠門、美國移民、農地重劃……等等的,和某些人認識,和某些人漸行漸遠;對某些事起了短暫動力,對某些事沒了戰鬥力;增重減重,青春痘冒冒消消。

  剛剛想起自己還沒打關於南華文學殺手營的雜記,都過幾個星期了還這樣拖拖拉拉,然而文學殺手營比較印象深刻也只是第一夜以及第二夜以後的事,還有那堂無聊到想翹掉的課程。現在最歷歷在目的不外乎是第二夜的夜遁、通宵,然後第三天清晨興沖沖衝到頂樓看日出。從微亮的天際到火燒雲,甚至看到一點點紫色的雲,只可惜慌忙之中忘記帶相機,不然半夜幕半晨曦的景象十分難得,也是頗難得有日月共存的景象。

  那天文學殺手營畢業後,和大姐、嚕米學長(記錯人的話先抱歉,因為我不太會記人哈哈。)在嘉義火車站等火車,送走了同車的學長姐過沒多久我的自強號也來了,由於是臨時起意搭乘自強號,因此沒有座位可坐,就這樣提著行李站在走道邊讓車掌大哥補完票,然後一路站。途中有位大哥好心地讓座給我,但不曉得在哪一站又有新的乘客買了那個位置的票。

  我不是很認真地留意究竟經過了哪些站、還有多久回到台中,所以時間點也無從追究。只是在那位大哥之後,有一個貌似大學的姊姊經過我身邊去前面上廁所,上完了廁所也不回座,就這麼站在車廂之間和誰眉來眼去一邊聊手機。我一度好奇回頭探探,發現在車廂最後面站了幾個也是補票的人,其中有一位帥到天邊去的學長就是跟姊姊聊手機的人。過了半晌那姊姊終於回到車廂,我挪動行李不要擋住她的路,沒料到她在我面前停下來(還矮了我半顆頭,是個很漂亮甜美的姊姊):

  「我的位置給妳坐啦!我要去後面陪我男朋友!」

  她笑笑地這麼說,然後告訴我她的座位號碼,我還沒反應過來便與我擦身而過。於是我來到那個靠窗的位置,叫醒靠走道在睡覺的大哥,心裡亂感動一把地坐了下來。回頭瞄一眼他們那對才子佳人,不僅學長帥得我都有點心動,連那位姊姊的笑容都讓我小鹿亂撞的。平常常在心裡偷偷詛咒東、抱怨西的我很難得地希望他們兩個終成眷屬,因為他們真的很恩愛的樣子,又郎才女貌的。到了台中站下車時他們還沒打算下車,大概要到台北吧!在走道排隊的當兒我又回頭望了過去,正好跟那位姊姊的視線對上,互相揮手說了聲掰掰;身旁的學長還是一副帥氣的樣子,這種遇到好人的感覺真幸運。

  這算是南華文學殺手營的一個落幕前小插曲,感動得我到現在都仍記得那位姊姊的長相(當然不知道帥到哪個天涯海角的學長也忘不了、哈!)。

  話又說回來,南華文學營之所以會得到「南華文學殺手營」(或簡稱「南華殺手營」)這個稱號,是第一天晚上帶了撲克牌的小幻學長的緣故。整整三天文學營只要遇到時間較長的空檔便有一群人聚在一起玩小幻學長教的「殺手」遊戲;第二天晚上他們也興致勃勃地玩了整夜直至日出時分,剩下我和四個學長姐、喵林、同屆的男同學聊天聊整晚,我們聊到嘴酸詞窮,他們玩到爛掉。

  說到小幻學長三人行,我跟他們真的很巧。一開始從太原火車站搭區間車時就坐對面,在彰化轉車後也很巧地坐對面,又同樣要去南華大學,也同樣來自台中,真不知道該用什麼形容詞形容這段好玩的緣分。 


§


  這兩天在論壇的寫真社看到關於農地重劃之間的留影的類似字句,突然想起外婆老家也是農地重劃的成員之一。儘管大家已經不住在老家了,但那邊留有很多上一輩的回憶,也有一些我的童年在(曾經惹到白鵝被追的事情還是沒辦法忘記)。

  最近關於土地的改變好多。我家對面那片空地終於要蓋房子了,聽說一蓋就是二十起跳的高樓,到時自我家二樓陽台望出去就不再是大馬路的夜景,整個空間突然變得很狹窄,沒有呼吸的餘力。我就是剛才在整理相機照片時看見那張夜景才突然發感,我還沒來得及拍下車流量最多時的夜景,那邊就要蓋牆擋住視線了;如果社區居民反對的話我一定很樂意加入連署,然而對於要蓋大樓這件事都沒什麼人有反應。

  大概是看即將動工的捷運有莫大潛力吧!我家門外的大馬路是交通主要樞紐,捷運有百分之八、九十會行經這裡,到時若捷運站鄰近,這邊的房價大概會水漲船高,像台北、高雄一樣(雖然台北這個城市我極不喜歡)。不過我實在受不了施工的烏煙瘴氣,並且那邊雜草叢生之處是附近流浪貓的棲地,雖然至今為止牠們依然相安無事,然而幾年後新房子、新住戶搬入這條街,念舊的貓不知道要花多久才能適應。

  反正我即將要去美國,計畫中五年內不會回台,這些事和我也沒什麼關係了。似乎滿多人都知道美國移民的消息,星期五上了趟台北美國在台協會面談,然後取得移民簽證,總覺得這半年以來的焦慮與等待簡直是個笑話,面談過程完全不刁難,輕鬆過關,反而讓人沒什麼特別的情緒。除了三個關卡分別的Boss和網路上所說實在太切合:第一關收護照的大嬸最機車、第二關檢查資料的大叔最謹慎、第三關面談的外國人最和善,在網路上被譙最嚴重的就是第一關的大嬸,職位最小,架子最大,說話也很自大討厭;第三關的面試官是個漂亮的金髮美女,笑起來風情萬種,她依流程請我們發誓所言屬實,自己還覺得愚蠢似地竊笑,害我在後面也很不正經地笑了出來,最後變成大家一起傻笑的場面。

  另外我其實不太了解到底大家在感傷什麼,目前有聯絡的朋友不外乎是網友,要不已經只透過部落格聯絡,卻說得往後再也無法見面般地不捨(其實現在根本沒在見面了啊)。各位想我的話來這裡就好了啊,這個部落格又不會跑掉,只要擔心我會不會玩到忘記上線就好、哈哈!然而某些現實上的好友確實令我不捨,例如那天跟ㄧㄠˋ ㄕㄨㄣˋ到KTV唱歌,到最後的感性時間真的很想給他的頭巴下去,不知道他會不會來看我的部落格……不過那些話真的是感性得我都要被命中了。

  總而言之想要收到信的就留地址,其他就用部落格聯絡就好啦!坦白講我也不知道我是否會真的寫信,因為現在想想,好像有點麻煩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赦 的頭像
藍赦

藍又藍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