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遺落什麼的一角

  ↑如果不想要,就不會忘記;不忘記,也就不會遺落什麼了。

  今天是傳說中的謝師宴,對我而言也是傳說中最後一次見到同學的日子。班上大多數人要考第二次基測,七月中還會再見面,這種分分合合、合合分分的遊戲玩久了,怎麼感覺我們只是人離開了學校,並沒有離開對方。只是畢業這回事就像提前提領感傷,不然持續見面著,到底哪一天才輪得到難過?

  今天真是讓我渾身不對勁的一天。明明畢業後第一天,應該爽呼呼睡到中午起床,接著直接去謝師宴;然而我早上九點半就起床了,一整個早上幾乎待在外面不斷走到這走去那,說穿了也只是在書店與家之間來回。阿手的畢業禮物幾乎一秒決定,但該送小湛什麼讓我想了很久,後來送她一本我自己也沒看過、但非常喜歡書名及封面設計的薄小說。因為薄薄的,對她這種不是很有耐心的人而言應該很適合吧!

  謝師宴吃的是「台中牛排館」,不是特別好吃,只是空間夠大、有包廂、自助餐方便,吵吵鬧鬧也不會遭人白眼。我大概吃完牛排就飽了吧!實在不是什麼吃到飽的好手。但情緒影響還是拖著阿手跟呱倫東吃西吃,把從來沒吃過的東西都吃下肚了。有的不錯吃有的很難吃;豆皮壽司一個接一個,蒙苦烤肉苦得我才吃一口就興致缺缺。

  林沛說我吃豆皮壽司的方式很詭異,可是我覺得這樣很好吃啊!因為我喜歡的是酸酸甜甜的飯(豆皮也很好吃啦!只是更喜歡飯),於是會先把豆皮撥掉吃下去再吃飯。而且我已經練成一秒撥豆皮的「筷上功夫」了,吃起來有夠歡樂。呱倫後來也去拿了兩顆豆皮壽司,我和阿手一人吃豆皮一人吃飯地解決其中一顆,呱倫看了有夠傻眼:

  「妳們兩個這是什麼吃法啊?」

  都是豆皮壽司太好吃的緣故。

  謝師宴到後來漸漸變成班上的偷拍、自拍、拍照大會,人手一台相機,像收集寶藏一樣收集跟每個人的合照。尤其是某個、班上唯一姓蘇的那位同學,以狗仔的手法偷拍別人的醜態,還死都不肯刪掉。雖然我不是很喜歡拍照,還是狂拍了好多張合照,大部分都有阿手一起入鏡,畢竟心靈伴侶就是要有難同當嘛、哈哈!

  看大家拍得那麼開心手也癢癢,儘管不喜歡入鏡,我依然很愛搶版面。於是有人在拍照時經常找機會讓自己的手入鏡,比個「Ya!」啊、「噓」啦,有一張照片不小心形成戳林屁的臉的效果,現實中的我絕──對不會這麼做,太噁心了!

  謝師宴就在閃不停的閃光燈和按不完的快門中結束了,臨走前全部的人努力地擠在一起拍了大合照,明明很高的人還硬要站前面搶鏡頭,害我踮腳尖踮得辛苦到不行,在最後面的蘇同學也超級辛苦,因為前面所有人都在踮腳尖、哈。

  結束後大家都各自揚鑣了,怎麼作鳥獸散的景象那麼像各自往自己的未來或夢想繼續前進,就像同一個月台上的人或停留或離去、或南下或北上。三十七個不同的路口分別迎接三十七位同學,然後,不會有人回頭了。國小畢業後也是如此,而且兩天後就不再和誰保持聯絡了,散開的速度快如潮水,一下子就看不見了。

  今天比較讓我激動的是,曹呆送給阿手的海報是我也好愛的動畫!好羨幕啊!於是合照的時候把海報攤開大大地搏了個版面,有點反光不太美好,仍然不錯滿意。

  我的暑假已經如火如荼開始了,而其他同學仍要水深火熱一陣,畢業後一開始就有好大的不同。我有自己必須努力完成的事,那些同學也要專注衝刺二次基測,拼上自己想要的學校。因此,只是目標不同而已,努力是一樣的,這麼想的話也就沒什麼分別的feeling了。

  By the way,在同學的畢冊上簽名的時候,有位同學問我為什麼要多寫一個「Up!」,我那時只說了其中一個原因。其實除了「永遠在阿手之上」(因為阿手是不變的below!)的理由外,表「上」的意思的「up」是一種鼓勵,無論是我還是同學,要以自己的夢想為目標加油的意思。

  加油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赦 的頭像
藍赦

藍又藍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