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第一次碰見春天來寒流的情形,坦白講那天早上醒來時,一股寒意嚇壞了我。

  後來的這幾天氣溫都低平不升,最近好像有點回溫了,有種鬆口氣的感覺。雖然我喜歡涼涼的天氣,但寒流這種東西仍然不敢恭維;和好友擠在一起取暖儘管溫暖,總有必須分開的時候,就像清晨離開暖呼呼被窩那樣,痛苦至極。好幾次都因為捨不得下床而差點遲到了,心有餘悸卻總是學不會教訓。

  這種事發生在某人寫完一首詩後,那首〈春末三行〉我很喜歡,但立刻來了個寒流是否太不應景。

  那個某人就是曾在碎碎念裡提到的某人,寫小說、散文、新詩都不賴(天知道他看到了這句會多麼大力地反駁,可我總說他有點太謙虛了),我算是他的文友兼文迷吧。其中他的新詩雖然引申涵義我都一知半解、看不太出來,然而就算單看整首詩給人的感覺也能分辨這首詩對不對我的味、這句詩有沒有feeling,所以我非常喜歡他的詩句。跟另一位強大的前輩比起來,儘管那位前輩得過許許多多文學獎,寫的詩我更看不懂但知道是更高等級的,依然不太吸引我。或許是還沒到那種境界吧,我在這種境界也只會喜歡這種境界的東西(怎麼有種貶低那個某人的感覺,我並不是這個意思喔,別誤解了)。

  〈春末三行〉裡有兩節很喜歡,最喜歡的是這一節:

  「其實現在已經是夏天了啊」

  「為什麼」

  「你的錶太慢了」


  據其他創革的人(我還滿常以訪客身分拜訪那裡的)說「你總是有與眾不同的詮釋方式」,大概能猜出這節或整首詩有什麼隱喻吧,不過我有看沒有懂就是了,這種尋寶的遊戲還是慢慢來吧。我只是單純地喜歡這種很俐落又有趣的感覺,尤其那句「你的錶太慢了」,當下看到心裡有種無以名狀的感動(但我究竟在感動什麼)。

  另一段是這樣的:

  
抓住春天的尾巴的話

  其實就一如揪住鄰家小黑的尾巴

  會痛的,不論是小黑或是自己

  或是春。


  對這節有一股心有戚戚焉的感覺,大概是自己讓某個人喚的暱稱就是小黑吧,但我沒有尾巴、尾巴也沒捉過就是了。痛的部分還滿興味的,讓我想到那兩隻笨貓,牠們被捉住尾巴時連威嚇嘶退「敵人」都不會,只會一個勁地想逃跑。

  在寫這節時我還特別跑去逛了他的無名一圈,沒辦法,這節我沒有背得很熟,我最喜歡的不是這節嘛。

  溫度特別低的那幾天我時常想起那首新詩,並覺得如果改成「其實現在還沒到春天啊」、「為什麼」、「你的錶太快了」好像也滿吻合的,然後夏天時再變回「其實現在已經是夏天了啊」、「為什麼」、「你的錶太慢了」,說不定任何時間點都很適合。我不知道他有沒有來這裡的習慣(我倒是養成了定時到他那裡的習慣),還滿好奇他看見我這樣亂改他的作品的反應。說不定他根本不會怎麼樣,據我所知他好像不是那種很堅持的人,連我說要偷他的東西來用都大喊歡迎,害我有點嚇到,反而有「真的可以嗎」的怯步念頭。

  所以,現在真的是春季了嗎?


§


  先前加入晚自習的行列了,雖然不是第一次這麼晚回家,不過晚上九點耶!這種時刻還在奮鬥,怎麼覺得有點回到國小補習班的感覺?

   反正趕得上想看的動畫就好。By the way,同樣好奇,我這次模擬考成績究竟進步了還是退步中?突然覺得基測原來也不是那麼好混,寫那些歷屆試題寫得好難過。錯一堆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赦 的頭像
藍赦

藍又藍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