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關
此Blog開放天了。

   今天因為私事來到台北,一點也不討人喜歡的台北,感覺真煩。我永遠都喜歡不了台北的冷冰冰,連站捷運都能暈得跟什麼一樣。

  不過,回程時,我們在紅樹林站買票,撞見一對小黃狗在捷運站門口來來回回,見人就湊上去嗅一嗅,又馬上跑開。最後,男生忽然跑走,不見蹤影,留下女生狗在那兒繼續徘徊。

  我猜測牠們應該被主人遺棄了,卻仍在被遺棄的地點「等待」主人歸來。小黃狗等得急了,幾乎見人就衝上去,又夾著尾巴離開,慌慌張張的模樣。我跑回到家人身邊,告訴媽媽那條狗的事情,她心疼地望住牠一會兒,自包包中拿出一塊先前買了沒吃完的豆干,要我扔給牠吃。

  我於是踩著緩慢而小心的步伐靠近牠,牠看起來些許怕生,看見我朝牠走去,遲疑地前進幾步,又往後退。我們之間近得只剩下三步距離,我蹲下身子,盡量與牠同高,不想驚嚇到牠。

  小黃狗似乎不知道我想做什麼,來來去去的人們內,只有我爲牠多停留幾秒。我動手打開豆干的塑膠袋,封得緊,一次沒辦法成功。豆干的香味四溢,嗅覺一向不賴的小狗馬上提起精神來,懼怕三分,期待七分地望著我。

  一不小心用力過猛,豆干自密封包裝袋裡「噴」出來,在地上滾了好幾圈。小黃狗馬上拔腿追它,多猶豫了一會兒,左右張望著,似乎在找尋先前走掉的同伴。後來什麼也沒瞧見,便開心吃起那塊豆干。

  我多看了牠一眼,發覺牠並不像什麼流浪狗。牠身上的毛乾淨光亮,梳得頗滑順似的,由背部至肚子,呈現典型台灣土犬的漂亮漸層,沉橘色、橘色、淺橘色、奶油色、白色,尤其白色乾淨得亮人。然而牠沒戴項圈,身邊也沒有一個守候的人,只有牠自己,徬徨無助,手足無措。

  而小黃狗有一雙悲傷的漂亮黑眸,水汪汪,黑得深邃,黑得迷人,卻含著傷心的情緒。那是一種懵懵懂懂的寂寞,不知道被遺棄,卻潛意識感到不安,那種感到有什麼壞事情發生了,卻一點頭緒都沒有的惘然。

  我跑回家人身旁後,爸爸信口問起我的去向,我將小黃狗的事情告訴他,他忿忿不平地咒了幾聲後就什麼也沒表示。我在站台上等車,準備回到台北車站搭高鐵回家,依稀能瞄到那一端的小黃狗仍慌張奔走,仰頭探視每個人的臉孔,卻始終沒見到最熟悉的那張……

  有一瞬間我想:笨哪!為什麼不要跟同伴一樣,一走了之?那個人不會再回來了啊,你的未來已經非常明顯,你要流浪了,或許遇上新的好主人,或許有一群狗朋友,或許獨自一人也說不定。你會一直徘徊在市場邊等待人家不要的食物落下;你會染上些許皮膚病,光亮的毛皮不再美麗;你會不小心闖進狗群的地盤,被抓咬得傷痕累累;你會被頑皮的孩童丟石頭,然而卻沒力氣反擊;你或許會受到好心人家的定點餵食,過著每天都有一餐飽足的日子;你可能會被收容所的志工們發現、捕獲,在掙扎中被打入鎮定劑,醒來時身上的病痛正在醫治,過了許久、許久,你會信任那些志工和醫師們,與其他狗朋友打成一片,而原先充滿坑疤的身體輕盈好多,毛重新變得蓬鬆柔軟,每天都能有三頓好吃的餐食,擁有許多愛你的人,你也會愛許多人,有一天,被一個穿著體面、很溫柔的人領養,從此過得無比幸福。

  然而,人家總說狗的忠心是任何動物都無法比擬的,連親人之間都有背叛存在,如果你不先遺棄牠、牠不是太笨走失了,小狗絕不會離開自己的主人。

  然後沒過幾分鐘,捷運車來了,我們進了車廂,將那條傷心欲絶的小狗拋在後頭。而我第一次這麼接近「拋棄」,送走太郎君時不算數,接觸流浪貓時也沒有那種感覺。但是看見牠,那條急著找主人的小狗,忽然,我有點明白了,那種著急的感覺,那種沒有人要的孤獨,小狗寂寥的背影在人們交替的雙腳穿梭,最後牠怎麼樣了我不知道,只知道牠大概會在那兒等候多時,直到心灰意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赦 的頭像
藍赦

藍又藍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噓
  • 的確 如果是我 也會跟你有同種感受

    現在 牠對人類應該很防衛吧 畢竟人類把牠的心傷的如此深 不再有信任


    台北 那裡讓我厭惡 虛偽 的腳步城市

    以及厭惡的人性

    但願討厭那 不是因為發生事 而是出自內心的

  • 台北冷冰冰的,南部又太過熱情,對花東的印象僅在漂亮風景,我還是喜歡台中多一點。^__^

    如果小狗有淚水,牠一定是淚流滿面的吧。事情過了這麼久,想到牠,還是於心不忍。

    藍赦 於 2009/12/11 22:10 回覆

  • 噓。
  • 哈 南部人的確熱情(指

    南部人每天都很亢奮 (笑

    嗯...每次戴我家那隻笨狗去散步 都會看見貓咪躲在車子底下 不是耳朵少一隻

    就是尾巴斷掉 真的很難過..
  • 耳朵少一隻!!!!!!!!!!!!!!!!!
    這未免也太殘忍了吧!

    藍赦 於 2009/12/12 15: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