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關
此Blog開放天了。

  不會說台語,坦白說會鬧出很多很好笑的事情。我自己就是聽不大懂,也不大會說台語的人,有時朋友故意拿一些罵人的話跟我開玩笑,我都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不過基本的寒喧對話還是會懂,諸如「吃飽沒」等等的招呼對我來說還可以,只不過,回答時我說國語就是了。

  像今年中秋節那天,我下午到小湛家,以一起讀書之名擾亂她的用功(我們倆聚在一起,的確很容易分心呢)。她阿嬤挺好客的,幾次去她家,她阿嬤都很熱情地招待我,那次亦同,甚至和我小聊了一下。我原以為那樣的台語我可以應付,我阿嬤有時也會跟我說幾句台語,然而,我實在聽不懂她阿嬤的台語,或許是南腔北調的緣故(我家講北調,她家說南腔),也可能她的口齒真的不大清晰,總之,那場交談下來,小湛擔任翻譯的次數兩隻手也數不清,後來結束後,她有點無言地說:「妳台語真的很爛耶!」我只能哈哈傻笑。

  媽媽有個朋友
Peggy,和我一樣台語不流利,偏偏她在7-11上班,必須接觸許多不同客人,其中不乏有說台語的老伯伯,因此,她發生了許多很好笑的事情。

  一天,一個老伯伯走進7-11想要換零錢,於是對Peggy姐說:「喂!有『藍山』嗎?」(我媽說到這裡,我詢問之下才知道,原來「藍山」在台語是「零錢」的意思)

  Peggy姐聽了,連忙說有,匆匆跑到飲料冰櫃前拿了一瓶藍山咖啡遞給他。「哪!你的『藍山』!」

  還有一次,同樣是『藍山』的笑話,她們店長打電話過來,向她詢問零錢剩多少:「店裡的『藍山』還有多少?」聞言,Peggy姐請店長等一下,她要數數,卻不是打開收銀機,反而跑到飲料冰櫃前,仔細認真地數藍山咖啡的數量。得到答案後,她拿起話筒回答:

  「還剩五十!」

  店長聽了,嚇了一大跳,「五十?怎麼這麼少?」

  Peggy姐完全搞錯了方向,卻理直氣壯,又納悶地反問:「不會啊!五十瓶很多了耶!」

  這兩個笑話大概要懂台語的人聽才聽得懂,我後來講給蘇董聽,他一邊笑一邊罵白痴,爸爸那時也捧腹大笑,只有我不大明白是什麼意思,只覺得Peggy姐做出來的事情,我以後似乎也會發生。

  媽媽講完過了一會兒,妹妹忽然出聲:「這不是跟銀行的笑話一模一樣嗎?」

  原來妹妹是想到小時候很多人在講的銀行笑話:有一天,一個阿伯戴著口罩去銀行領錢,但銀行規定必須拿下口罩,因此,幫阿伯辦理事務的、同樣不大會說台語的小姐勸告著:

  「阿伯!你這樣不行喔!」

  阿伯愣了一下,疑惑地問:「哪裡不行?」

  「阿伯!你要『ㄊㄥˋ口罩』(脫口罩)喔!」

  語畢,阿伯恍然大悟地「喔」了一聲:

  「啊!要『ㄊㄥˋ口罩』喔?」

  於是,阿伯急急忙忙地脫下自己的褲子,繞著整間銀行跑了一圈,最後回到櫃檯前,氣喘吁吁地問:「安捏可以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赦 的頭像
藍赦

藍又藍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屁仙
  • 我們家要重灌電腦
    我爸問我有沒有要存的
    我居然第一個想到藍凱柔的網誌...

    我居然.........
  •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林沛仙妳這麼愛我啊?我怎麼都不知道?好害羞喔~

    藍赦 於 2009/10/26 10: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