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在阿野回國的同時,我們在「五、四、三、二、一」的倒數聲中送走了去年之後,接踵而來的模擬考和期末考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不過段考完的寒假倒是讓人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暫時地得到了一點放鬆的心情,不再那麼因為課業壓力而喘不過氣。

  方曉瑤這次寒假只去了紐西蘭一個星期就回來了,似乎是因為高三的緣故這次的遊玩才這麼短,不過異常多的寒假作業似乎也不怎麼想允許她在國外多待幾天,於是除了那一星期的五封e-mail和回國那天的一通電話,以及補習班的數學課之外,我和她並沒有額外的聯絡,就連補習班下課她都匆匆地趕回家,連讓我喚一聲的時間都不給我,就這樣消失在我的視線邊緣;假日時我和她也沒有再出去了,抱歉的話語中總是有著「我必須要把什麼什麼寫完才行」、「明天補習班要考哪裡哪裡,我要復習一下」之類的字句,而我們偶爾在補習班的碰面似乎珍貴很多。阿野說,方曉瑤也很少來她那邊買飲料喝了,她還說之前要考高中基測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而她也覺得方曉瑤真的很用功。

  其實這在高三生的身上不少見,因為考大學的課業壓力而不自覺地與誰誰誰疏遠了,但這些總能在考試過後找尋回來,這是比較安慰的一點。

  就連每每放假都與自家寶貝膩在一起的阿團都反常地跟我約了好幾天的下午時間一起讀書,在他又用曖昧的語氣糗了我在月曆上註記的方曉瑤回國時間一次後,我不給他面子地吐了他一槽:「你來找我一起讀書成績也不會有什麼起色啊,還來幹麻?跟你家寶貝在一起不是比跟我在一起還要愉快嗎?還是你愛上我了啊哈哈。」

  「誰愛上你了!」阿團逕自從我的書桌底下拿出一碗泡麵,「都是我媽啦,明明就知道叫我讀書沒用還硬要我讀書,她說她會不定時打過來問我有沒有在你這裡乖乖唸書啊,不然我也想用這個機會跑去找我家寶貝,白痴都知道我家寶貝跟你一定是和我家寶貝在一起比較愉快。」

  「是喔?原來你媽這麼那個,還不定時打來咧……」

  「對啊。欸話說,小傑,你寒假作業寫完沒啊?那該死的禿頭數學狂這次出了一整本講義給我們,雖然還滿薄的啦,可是題目多的要死看了就不想寫──」阿團一面抱怨一面偷瞄著我,我拿著泡麵走到走廊上的飲水機前按下熱水,馬上就聽出了他抱怨的真正目的。

  於是我很快地打斷了他的話,順便用「真受不了你」的表情嘆了口氣,「寫完了啦寫完了啦,在我書桌旁邊的黑色包包裡面,自己拿。」

  「喔喔!速度真快真用功,才寒假開始一個星期多耶,竟然就把那本講義寫完了!」阿團馬上像餓鬼在找食物那樣狂翻我的包包。

  「那本講義還滿薄的啊,又不用寫很多天,不過題目真的多到讓人想要把那禿頭殺掉!對了,裡面我有幾題不會寫喔。」我拿了一本書壓在泡麵碗上面,「我英文也寫完了,老實說我不太想聽老師訂的那個英語雜誌的說,之前沒放假的時候還會無聊拿出來翻一翻應付一下考試,只是現在寒假了實在沒什麼動力去看那個。」

  他一聽,馬上又從我的包包內把英文作業抽出來,心不在焉地說:「那個喔我都沒在聽的啦,只是擺在書櫃上好像我很用功而已,我才不信老師開學的時候真的會給我們考那個咧!絕對沒時間考的好不好。」

  我聳聳肩,「誰知道。欸話說寒假作業其實扣掉數學和英文就少很多了啊,兩篇讀書心得和一份報告而已,這次真的是學校開恩沒出太多功課,不然可能又一堆人開學又要被記警告了。」

  「嗯對啊!你都這麼說了,那如果學校多出功課的話記警告一定有我的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功課都靠你的。」

  「呿……」我翻翻白眼,看著他快速搖動地筆桿,「阿團,那你現在來我家要幹麻啊?抄完功課之後你不會真的要坐下來乖乖唸書吧?我可不奉陪喔,才沒那麼用功呢我。」

  「誰跟你說我要唸書了啊?」他對著講義比了中指,「對了,你和那個方曉瑤進展得如何了啊?」

  我愣了愣,「啊?呃嗯……我想跟她告白了。」

  阿團可能原以為我又要跟他打哈哈過去了吧,所以在聽到我的回答時很沒水準地把嘴裡的麵條和湯汁「噗──」地噴了出來,我傻眼地看著我和他講義上淺咖啡色的痕跡,他邊咳嗽邊抽了好幾張面紙擦嘴巴。

  而我和他在同一時間爆出不同的喊叫。

  「喂!你好歹也要拿一下衛生紙擦一下我的講義吧!怎麼會先擦你的嘴巴啊!」我欲哭無淚地拿了面紙捏起講義上的麵條。

  「靠!你真的喜歡她喔?你怎麼沒跟我講啦這傢伙!太不夠意思了吧你!」與我完全相反,他看都不看一眼自己講義上的麵條和湯汁,勾著我的脖子就往我的頭上猛揉了幾下。

  「哇啊──」我趕緊先把泡麵放上書桌,免得等一下又被這神經大條的傢伙踢翻了,「對啦對啦我喜歡她啦!放手啦喂!」

  阿團終於放開了我的手,我看到他的講義上的麵條被他的膝蓋壓得扁掉了,「天哪!小傑終於有喜歡的人了!你不是在提早過愚人節吧?我之前只是開玩笑才說你們是男女朋友結果竟然對一半──」

  「好啦好啦你冷靜點。」我無奈地看著他誇張地扮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一面哇啦哇啦的亂叫一通,「欸阿團,我想要在情人節的時候跟她告白,你覺得怎麼樣?」

  阿團完全已經沉浸在他的誇張表演中而無視我的問題了,一直到我問了第四次他才回過神來,正經地回答我的問題,「喔,那你要怎麼告白?」

  我呆了一下,才訥訥地回答他,「呃……我想,唱一首歌給她聽,然後再跟她說『我喜歡妳』,這樣吧。」

  我是想到了阿野和紐約大哥的戀愛故事,和那天聖誕節的時候方曉瑤一直對台上唱歌的那位男生直呼:「好棒!超帥的!」才覺得說女生應該都很喜歡會唱歌的男生吧,因為那好像在女生眼裡是滿浪漫的事情,所以雖然我對唱歌不是很有自信,還是想要用這種方式來跟方曉瑤告白。

  而且……我覺得用什麼方式跟她告白她都不會很在意,方曉瑤她應該是比較注重心意的那種女生吧!所以不像別的女生那樣需要用到金錢啦、故意製造氣氛啦什麼的,可能就連單單一句「我喜歡妳」,只要富有誠意都能追到她也不一定。

  只不過,方曉瑤也有聽過阿野和紐約大哥的故事,所以對於唱歌的告白方式可能不會有那種特別的感覺了吧!

  「唱歌?」阿團狐疑地瞅著我,「我怎麼沒印象你唱歌不錯聽啊?」

  「什麼啊!重要的不是唱歌好不好聽,是心意的問題吧?就算我唱歌很好聽,如果沒那種誠意的話也是追不到的好嗎?」

  「哪有?通常心意是其次啦,女生才不會care那麼多呢。」語畢,阿團一臉「算了這個問題先撇開」地又說:「你要唱哪首歌啊?最新的嗎?你不會想唱老歌吧?」

  「嗯……其實我也不知道那首歌叫什麼名字欸,只是在廣播電台上滿常聽到的就是了。」見他又一臉疑惑地想說什麼,我趕緊說道:「不過你聽過啦,就是那天晚上我們去那間泡沫紅茶店聊天的時候啊,那間泡沫紅茶店就在播那首歌,呃,應該說,它一直都在播那首歌。」

  他偏著頭想了想,「不知道。我那時候沒很注意這個,光是要注意那位大眾臉工讀生有沒有拿飲料潑我的打算就夠費神了,你那時候有沒有注意到那位大眾臉工讀生看我的時候總是一臉殺氣啊?」

  有嗎?我怎麼不記得了?

  「反正我很常去那邊買飲料啊,久而久之就慢慢地會唱那首歌了,只是一直不知道歌名就是了。」

  阿團把抄好的數學講義丟到一邊去,「所以你要唱歌喔?可是我還是覺得你選一些比較保險的方法就好了欸,像是給情書啦、送花啦什麼的,因為唱歌唱不好的話成功的機率很低喔。」

  「才不會咧!都說了心意比較重要嘛。」我反駁道,阿團聳聳肩,像是在說「隨便你」。我盤起雙腿,「寒假結束後沒幾天就是情人節了耶,真夠緊湊的,而且不知道那天她補習完留不留得住她,她最近下課後就很匆忙地直接回家讀書去了,根本沒辦法叫住她。」我想起了她飛揚的長馬尾消失在補習班門口的那個畫面,嘆了口氣。

  情人節那天也是要補習的時候,剛考完開學複習模擬考,是個不知道是要放鬆還是繼續緊繃的矛盾日子。阿野跟我說過,在高三下方曉瑤會變得很拼,一有空就會拿出書來讀,放學後沒有要幹麻也是很快就回家寫功課、讀書,就算沒有要考試還是會把以前的東西不斷地再複習過,而且專注度會比平常還要更高一些,在她讀書的時候叫她,她幾乎不會理睬。

  我突然有點慶幸自己沒那個資質讀好學校,不然可能也會跟她一樣狂逼自己埋在書堆中不見天日吧。

  那天跟阿團提起的告白計畫最後是怎麼結束的也不了了之了,只記得他在那天之後就沒有依約來我家以「讀書」的名義混時間,他媽媽打來的電話也一一被我擋了下來,多數以「阿團去上廁所了耶」、「剛剛我請他去附近的便利商店幫我買東西了」作為藉口把他媽媽要求請他聽電話的話語蒙混過去。

  然後,當日子一天比一天溫暖,我們家巷子附近的小葉欖仁又綠起來時,寒假已經悄悄結束了;緊接著,當訓導處的記過單又不知道被哪一班的學生偷出來大灑溪流時,學校內突然充滿了互送巧克力的幸福的情人節味道。

  那天補習班下課後我成功地留下了方曉瑤,讓她放緩腳步,跟往常一樣和我慢慢朝她家的方向散步前進。我望著身旁的景物緩緩地往後移、也望著我們緩緩前進的腳步,不禁開始有點緊張了,擔心我等一下會不會忘詞、擔心方曉瑤不會給我時間並迅速地進家門、擔心我會怯步最後不會按照事先擬好的劇本進行告白的舉動、也擔心……

  擔心我會被拒絕,畢竟方曉瑤有喜歡的人了。我不知道我被拒絕之後會不會難過,儘管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難免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一點失望吧。

  「那個,方曉……呃,小瑤。」快到她家的時候我鼓起勇氣喊了她一聲。

  方曉瑤轉過頭來,見我已經停下了腳步沒有繼續走的意思也把自己的腳停下來,站在離我四、五步遠的地方。

  她用疑惑的目光望著我,「幹麻?」

  我清了清喉嚨,手緊張地用力握著腳踏車的握把,在腦中譜出那首歌的旋律和歌詞,然後開了口。

  「你知道,就算大雨讓整座城市顛倒,我會給你懷抱,受不了,看見你背影來到,寫下我,度秒如年難捱的離騷;就算整個世界被寂寞綁票,我也不會奔跑……」我生澀地清唱著,看見她那雙明眸越睜越大,填滿了疑惑和驚訝。

  我不知道我走了幾個音,我只知道在我哼唱著這首歌時,腦海中不斷浮現方曉瑤每個讓我心動的臉龐,微笑著的、大笑著的、俏皮的、淘氣的、頑皮的……忽然,一陣風輕巧地吹入了巷內,吹起了方曉瑤那長長的馬尾,在她髮絲紛飛之際,我已經唱到了末尾的部分了,「……最後誰也都蒼老,寫下我,時間和琴聲交錯的城堡……」

  當「堡」字的尾音隨著那陣風消逝在巷子的那一端,我搶在她開口出聲之前,用剩下的最後那一點勇氣,豁出去似地向她告白:「方、方曉瑤,我喜歡妳!」

  伴著「我喜歡你」那因為緊張而稍顯太大聲了的聲音,又一陣風捲起了她的馬尾,但這次,風似乎將那間泡沫紅茶店播著的原唱的聲音一起帶了過來,與那聲告白一同迴盪在無人的巷弄中,久久不散去。

  「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妳!」我直直地注視著她因為驚訝而睜得更大了一點的雙眸,紅著臉又說了一次。

  然後,不等她的回應、也不敢看她的反應,我有點手忙腳亂地跨上腳踏車,逃命似的踩著踏板離開現場,有些狼狽而拚命的模樣像是要逃出勇氣用光後的窘境般。而,就算我不回頭也能感受到,方曉瑤依然用同樣的姿勢站在同樣的位置,直勾勾地目送我離去,一直到我真正離開了她的視線後她才垂下眼簾,踩著若有所思的步伐回家。

  回到家後我直接把自己摔到了床上,剛才告白的緊張情緒一點也沒有被風吹散,分不清是因為騎車還是緊張,我到現在還是喘著氣,臉還是很燙很燙很燙,心臟撲通撲通的心跳……

  依然快得亂七八糟。

  我用棉被把自己捲了起來,回想起方曉瑤那張看不出想法的驚訝表情,不禁發出了一陣呻吟,「以後怎麼面對她啊……唉唷一定超級尷尬的……」雖然如此,但耳邊的歌聲還是怎麼樣都揮不去,就像我緊張的情緒一樣,緊緊地依附在我的身上。

    你知道 就算大雨讓整座城市顛倒 我會給你懷抱
    受不了 看見你背影來到 寫下我 度秒如年難捱的離騷
    就算整個世界被寂寞綁票 我也不會奔跑
    最後誰也都蒼老 寫下我 時間和琴聲交錯 的城堡

        (歌名/小情歌;原唱/蘇打綠;詞曲/吳青峰;專輯/小宇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赦 的頭像
藍赦

藍又藍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