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的高中生活過一個月了,已經漸漸習慣每早通勤的日子。說通勤也不算數,只是由於學校離家裡有段距離,一定要搭那個路線的第一班公車才不會遲到,不然就要搭需要轉車的車次。因此,常常要賴床加東摸西摸後才肯準備好出門的我,每天早上都要五點半起床、六點二十出門,約莫六點四十會搭上公車。邊搖晃邊擠沙丁魚,四十分鐘後會到學校。

  晚上八點半後是開始讀書的時間,通常進行到十一點,洗澡、收宵夜碗盤、整理書包等等的事情做完後,約莫十二點半多會睡覺。很睡眠不足吧!第一個上學的星期過著這樣的日子,不僅頭暈目眩,連腸胃的生理時鐘都調整不過來;現在習慣多了,但仍會頻頻打哈欠。

  而這個星期的工作量增大了,平時讀書的事情加上新聞社校刊的事情開始步上軌道,有資料要查、稿子要寫,漸漸地讀書計畫開始開天窗,儘管差不多時間睡覺,早上愈來愈晚起床,根本注意不到鬧鐘在響。這時就會特別感激,就算沒聽到鬧鐘,還是會因為習慣的壓力在約莫四十分的時候驚醒,然後埋怨一下鬧鐘便開始一天的例行公事。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