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關
此Blog開放天了。

目前日期文章:2012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寒假過了一半,大部分的日子打混摸魚地度過了,其實我是應該要讀書的,然而……也不知道為什麼,老是沒有那個時間。

  說「沒時間」,坦白講還是很常用Facebook、很常跟爸媽一起看電視、很常跟朋友哈拉打屁。原先計畫好的一月份每天都讀書的話,在二月開學前就能把落後的高一上學期的進度補回來,而現在……悄悄地已經大年初一了,書,卻只讀了一個章節就晾在桌上,應該要出現的警覺心情也被過年歡喜的氣氛給淡化了。


  小時候沒什麼感覺,覺得過年嘛,只是一個領錢與吃大餐的理由,反而還很討厭那些繁複的傳統習俗,與電腦生活的時間被打亂了的那種感覺。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剩下一個小時就要去舊金山機場check in了,雖然是半夜的班機,伯父仍然堅持早到。而我決定在這等候出發的時間抒發一下心情。

  今天最後一天去學校時,遇到的朋友都給我一個再見擁抱,有些人給我一些小東西、有些人偷偷放卡片在我的包包裡,其實還挺感傷的。原先只是輕鬆的談話與調侃,到後來日子接近尾聲,放學後的場面成了海般的依依不捨,與最要好的日本朋友初音(Hatsune)抱抱時居然也鼻酸了起來;很要好的韓國朋友則直接落淚,看了我都手忙腳亂了起來。

  要離開的時間越來越近,擁有的真實感與不真實感互相矛盾地一起增加了。真實感是看到空無一物的書桌、衣櫥、床,自己在這裡住過的痕跡全部都打包好,成了自己一個人無法搬運的行李箱,隨著我的離去也一起帶走,好像我從來都沒來過似的。不真實感則是無法相信自己真的真的要回去了。當初信誓旦旦、「絕對不會走回頭路」的承諾被打破,自己的努力似乎也白費一空,與B同學的未來忽然好飄渺,好輕,好模糊,像是星期二凌晨突然很濃很濃很濃的霧,走在人行道上,只看得見兩百公尺遠的東西,接下來會與什麼邂逅完全不在掌握。

  不只是與B同學的未來,自己的也是。還記得我前幾天的新年前夕才擬訂了一整頁的新年計畫,忽然間地,未來的形狀又模糊不清了。我知道自己時常自己嚇自己,明明沒什麼的事情,只要一具有不確定性,我就會把自己弄得很憂慮,緊張兮兮地。對自己不是那麼有自信的緣故,天性害羞的後果,很多事情都是杞人憂天。然而這次,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要擔心嗎?不要擔心嗎?

  要回台灣了,突然之間居然羨慕起美國的同學們。羨慕他們的未來看起來十分穩定,羨慕他們不用做出這種重大的決定,但他們也在羨慕著我能夠回到家鄉。心情坦白說真的好五味雜陳啊!只能默默祈禱了。祈禱我與B同學的、我的、B同學的,以及所有留在美國的朋友的未來可以順順利利。打到這裡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我想還是秉持我一貫的樂天個性,順其自然吧!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12/31/11,New Year
  (↑二零一一最後一次的晚餐:與B同學和電燈泡妹妹一起吃的Pizza Hut的新年大餐)

  又是一個不在台灣跨的年。剛剛花了半個小時整理了自己的思緒(期間還跑去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寫了一份整整一頁、兩個column的New Year's Resolution,也就是新年的目標。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