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關
此Blog開放天了。

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5.

  我第一次被留級,也就是小波升上三年級時,我們大吵了一架,然後分手。她毫不留戀地轉頭就走,而我沒事般地繼續畫畫。從此,我們形同陌路,她算她的數學,我畫我的水彩。我們很少遇見彼此,儘管我搬回學校男宿舍居住,距離女宿舍只有一片草皮。

  那張我為她畫的作畫的手,分手第二天時被託人送到我宿舍房間,然後被我掛在牆上。

  為了不知道是什麼的原因,我們兩個都找了適當的藉口作為分手的因。我說,免費的模特兒和調色助理誰不要;她說,只是覺得有個藝術家男友是件超酷的事。分手不到一個星期,就我聽來的消息,小波的心情並未受到任何影響。我也是。花了那兩天兩夜完成五幅畫後,一切船過水無痕,只有在摸著顏料時才會想起,身邊曾有一雙手,細心地替我調出無以名狀的色彩。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

  直到紅燈轉綠了,那隻手才安分地不再伸出。公車噗噗兩聲,開動時猛然搖晃一下,讓面頰幾乎與窗戶緊貼的我猝不及防地撞上玻璃。那位捲髮美女微偏螓首,投來關心的眼神。我捂著鼻子坐好,不忘職業病似的把美女偏頭那幕記起來。

  公車旁邊的那台黑色破轎車徐緩前進,速度甚至比公車慢上一些,好像跟在主人腳邊的小狗,如此地跟在公車車邊。直到下車前我的視線緊黏在那面看不見裡頭的窗戶上,期待它再一次搖下,然後就可以看見那隻手了。不過這個願望還沒實現,我就讀的大學就到了。萬般不情願地下車後,我看見那台轎車自眼前駛過,窗戶緊閉,那根天線晃了兩下。我的身影映在漆黑的車身上,充滿鞭痕地,自車屁股消失。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公園流浪貓二部曲──黑白貓的告白。

  其實是最近迷上這類對比強烈的黑白照片,嘗試看看而已。當天的運氣不太好,只遇見三隻貓(兩隻還長得一模一樣),其中一隻很健康,但其他兩隻打噴嚏的打噴嚏、眼疾的眼疾;三隻貓都很撒嬌,超好摸的。

  1.
  
1.png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3.

  小波是小我兩屆的學妹,數學系。儘管唸的是理性到不行的科系,其實她的心十分柔軟,經常見她露出感性的表情或說出感性的話。

  一天中午,我帶著繪畫用具(包含不是很重的木頭架子)來到校園內最多情侶約會的地方,準備進行百繪夜行第十三題「同學或同學的同學或同學的同學的同學」的取材。「佈置」好整個繪畫環境後,我的視線便穿梭在一對對學生情侶上。但我不想畫情侶,因此右手的筆動也沒動一下。直到準備離開了,都還沒沾上一點顏料。

  隔天同一時間,我來到同樣的地方,同樣花十分鐘把所有工具就定位,然後枯坐一整個下午,畫紙仍然一片潔白。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

  我把那張玉蘭花的大嬸的畫隨便起了個標題,連同其他畫一起分別投到不同單位創辦的繪畫比賽,然後那個標榜公益、善心、幫助老人、社會正義的基金會給了玉蘭花的大嬸第三名,說是成功描繪社會艱辛,以及為錢奮鬥的血淚。

  我是一個業餘畫家。大學延畢三次,今年讀大七,讀的是美女很多的中文系,不過大家都說,我以為自己在讀醫學系。我從高中起被一幅文藝復興時期的畫感動,進而加入繪畫社,在外面報名繪畫補習班,放學都待在圖書館研讀繪畫家歷史,那些知識我能如數家珍地一一說出。之後,除了唸書以外,我的生活就是畫畫、畫畫、畫畫,上了半年的課,我從一顆橘子都畫不好,進步到要我憑空畫出一棟建築物、一片森林、一位美女都沒問題。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公車停在紅綠燈前,車頭齊靠著橫直的白線,穩當地停住。司機伸了個懶腰,拿起杯架上的綠茶,吸了一口,放回去。然後整個人靠在椅背上,貌似坐了一整天,腰酸背痛。

  他從踩煞車,直到搓揉自己腰間的動作全納入我眼底。我的視線緊緊盯著他,從他襯衫的皺折(踩煞車時,是平整的,後來因為左手拿飲料的動作而多了四條突起與陷谷,靠到椅子上時,腰間塞入褲子的部分鬆垮垮的,又因手的按揉而有弧狀的摺皺出現,像山脈一樣),指關節的皮膚(手背上的紋路清晰可見,指頭彎曲時拉直佈滿細線的皮膚,握拳時骨頭突出,略為泛白),到鼻樑上眼鏡的反光(隨著動作而移動,暗面與光面相互交替,仔細看的話,甚至能瞧見鏡面上不易察覺的指紋痕跡)。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考完試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心裡大聲尖叫,「我考完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

  國中三年就是為了這兩天,姑且不論值不值得或成績如何,也先別管大得要命的雨,離開考場和爸爸去牽機車時看到一幕讓人忍不住大笑的景象:一顆腳踏車輪子用大車鎖鎖在人行道邊的矮欄上。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