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第一次碰見春天來寒流的情形,坦白講那天早上醒來時,一股寒意嚇壞了我。

  後來的這幾天氣溫都低平不升,最近好像有點回溫了,有種鬆口氣的感覺。雖然我喜歡涼涼的天氣,但寒流這種東西仍然不敢恭維;和好友擠在一起取暖儘管溫暖,總有必須分開的時候,就像清晨離開暖呼呼被窩那樣,痛苦至極。好幾次都因為捨不得下床而差點遲到了,心有餘悸卻總是學不會教訓。

  這種事發生在某人寫完一首詩後,那首〈春末三行〉我很喜歡,但立刻來了個寒流是否太不應景。

藍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